格斗迷首页 > 其他赛事新闻 > 泰国泰拳手生存报告

泰国泰拳手生存报告

文章来源:功夫与搏击    发表时间 :2012-10-17    评论数:
分享到:
本文由雷武龙1988 提供

正式版已刊登在《功夫与搏击》杂志2012年9月刊,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如再刊登杂志社将追究责任! 

泰拳,是一门古老的格斗技艺,是泰国的国粹,在古代的泰国,泰拳是士兵的必备技艺,是捍卫国土的利器,拳技高超的人,甚至能获得成为国王侍卫的机遇,可谓是当时社会中一门非常重要的求生技能,而长达数百年的泰缅战争,也造就了泰国“十男九拳”的局面,历史记载着泰拳的辉煌,也记载者泰拳手们的荣耀。现代社会,冷兵器战争下的技术已经退出一线战斗的舞台,取而代之的是枪炮,炸药一类的热兵器技术,而泰拳在泰国也不可避免的成为了士兵战斗技能里面的末者。不过做为国粹,虽然昔日的辉煌已然不再,但是做为一门求生技能,泰拳还是顽强的生存了下来,并且在世界各地开花,也波及到了千里之外的中国,这些年来众多的泰拳电影以及“中泰对抗赛”,无论爱国哨也好,作秀也好,炒作也好,总之,大大小小的泰拳馆,泰国教练,泰拳用品已经进入了中国搏击爱好者的视线里面,播求,沙玛,省过,雅桑克莱等等一批现任,曾经的世界级泰拳手的名字和战绩被中国搏击爱好者们熟知,更有甚者不远万里来到泰国学习泰拳,参加职业泰拳比赛等等,这都证明了泰拳的魅力,也让大家不断的猜测或者讨论泰拳手这个话题,有的人说泰拳手在泰国非常的穷,吃不饱饭才去打拳的,有的人说泰拳练好了可以进入皇家卫队,衣食无忧,等等,众说纷坛,让人无法知道真假,笔者不才,在泰国求学工作前后近4年有余,希望能通过我的一知半解和大家分享下关于泰国泰拳手的生活现状。

拳酬

拳酬可谓是任何搏击运动选手的生命,著名的拳击手一场比赛的拳酬可达数千万美元之多,这些钱许多商人也许一辈子都挣不来,而相对于搏击运动的老大哥拳击来说,泰拳就只能算小弟弟了,至今为止,泰拳手创造的最高拳酬就是两届K1MAX冠军BUAKAW,即我们熟知的泰国拳手播求,笔者有幸曾为播求担任过翻译,也多次前往他原所属的PRMUK拳馆参观学习,如今身为泰拳形象大使的他,在最巅峰的时期,即获得两次K1MAX冠军后,每场比赛的出场费也只是5万美元左右,而且按照与原拳馆PRMUK的协定,播求只能拿到其中的一半,而这一半中,仍然要分出一部分给自己的教练和场上助手,具体数据并不得知,但是巅峰时期播求每场比赛自己的收益仍然能在2万美元左右,而当获得K1MAX的金腰带以后,K1官方给予的奖励为1千万日元,约80多万人民币的冠军奖励,这么看来,播求的收获是颇丰的,创造了泰拳界无人能及的拳酬,但是这样的状态没有持续多久,原K1消失后播求的拳酬从巅峰时期的5万美元下降到了约120万泰铢,约原来的一半,即使是这样,播求在泰拳手中,仍然算是非常富裕的,为什么呢?让我们来看看其他普通拳手的收入。


泰拳
庙会拳手的小拳手

笔者在泰国接触过一些泰拳手,他们的年龄从10来岁到30岁不等,按照比赛拳酬的等级来看,可以分为,庙会拳赛,职业联赛,商业活动比赛,特殊比赛等,庙会拳赛,无论你什么年龄,什么体重级别,都能在这类比赛里面找到对手,简而言之,庙会拳赛是泰国最基层一级的比赛,深入泰国各个小镇,任何佛教节日,国家假日,一些地区甚至每周的赶集活动也会举行,泰国为佛教国家,再小的村镇都会有寺庙做为宗教活动中心,而这样的场所举办的泰拳比赛,则是每个泰国拳手最初的成长地,14岁以下小孩的拳酬一般很少,从100-500泰铢不等,也就是100人民币以内,胜利者能多得一些,一般在1000泰铢--1500泰铢以内,也就是300人民币以下,而14岁以上或者说身体技术看上去能像成年人一样的拳手,参与者一般能得到1000泰铢左右的拳酬,胜者能得到1500泰铢或者2000泰铢的奖励,折合人民币400左右,不过这样的比赛虽然拳酬很低,但是却非常频繁,几乎每个月在不同的地方都有举办,如果状态好的拳手,每个星期都可以参加,这类比赛也是众多拳手 起步锻炼阶段,很多身经百战的拳手早期战绩,就是在这里积累的;


泰国泰拳手生存报告
庙会拳赛

职业联赛的拳酬就要高出很多,这类比赛一般在各个府主城区的拳场举行,一些没有拳场的府区就会把拳手集中到有拳场的府区参加比赛,比较大的拳场府区分别有,泰国北部:清迈府,碧差汶府,那空沙旺府等,泰国东北部:孔敬府,呵叨府等,泰国南部:宋卡府,春蓬府,素叨他尼府,普吉府等,京畿地区:曼谷,大城府,春武里府等,这些地区的职业联赛分为晋级曼谷两大拳场伦披尼拳场Lumpinee Stadium和御驾拳场Rajadumnern Stadium的比赛和本地区的联赛,再未踏入泰京两大拳场之前,拳手职业联赛里面所获得的拳酬根据自己的战绩有不同的待遇,一般为2000泰铢以内,约400人民币,如果获胜,那么会得到3000--5000泰铢不等的奖金,也就是1000人民币以内,而但凡是职业联赛,必然会有很多拳迷,赌徒,游客到场观战,表现出色的拳手往往能得到拳迷或者游客的小费,不过一般不会超过500泰铢即100人民币的额外收入,如果当天的比赛正好有泰拳界的重要人物,例如著名推广人,拳场老板的人在场,一般会额外得到1000泰铢即200人民币以上的小费,而各个片区的冠军角逐比赛的奖金一般不会很丰厚,10万泰铢就已经算是非常丰厚的奖金数目了,折合人民币也不过2万左右,拳手每月参加次数一般来说也仅仅两场,所以平均下来一名非京畿地区普通职业泰拳手的月收入应该在13000泰铢即2500人民币左右,那么京畿地区的曼谷呢?


泰国泰拳手生存报告
伦披尼拳场比赛

凡是进入两大拳场常规联赛的拳手,就可以有固定的拳酬身价了,不过现如今两大拳场并没有这方面严格的规定,不少拳馆只要花钱,一样可以派送拳手去参加比赛,那么两大拳场的拳酬有什么特别呢?两大拳场每周有很多比赛,御驾拳场每周一,三,四,日举办比赛,周日则举办下午和晚上两个时段的比赛,伦披尼拳场每周二至周五晚上都会举办单个时段的比赛,周六则是下午和晚上两个时段的比赛,一般参赛的拳手拳酬定在2500泰铢即500人民币左右,胜利者5000泰铢即1000人民币左右,但是参赛者进场前必须自己掏钱买护齿和护手绷带,约150泰铢即30人民币左右,而拳场比赛会有固定的游客区和赌徒区,博彩的收入不在拳手的拳酬范围内,但是一般比赛结束后拳场内导会把胜利一方的拳手推荐给游客和拳迷们照相,这样就有机会拿到小费,当然也有不少游客自发给小费的,笔者曾经在伦披尼拳场观看过几次拳赛,胜利者平均一般能得到500--1000泰铢的小费,个别精彩击倒对手的拳手能得到1000泰铢以上,所以综合下来,伦披尼拳场普通拳手单场比赛的收入在3000--6000泰铢之间,即1200人民币左右,但如果是已经进入拳场常规联赛的拳手,那么单场拳酬则不会低于5000泰铢即1000人民币左右,胜利方10000泰铢即2000人民币左右,常规联赛的拳手比赛都事关拳场金腰带角逐,所以一般比赛都会有泰拳界重要人士在场,所以拳手得到的小费也更多些,加上小费,一般每场比赛能拿到12000泰铢即2500人民币左右的收入。如果有冠军争夺赛或者对阵外国知名拳手参战,那么收入就会更加丰厚,不过一般冠军争夺赛时,各大电视台媒体直播,很多赞助商会提供像手机,电动车一类的产品奖励,而各大泰拳界要人也会在单场比赛前增加奖金,加上原本的奖金,累积起来一般在15-20万泰铢左右,折合人民币3-4万元,获得冠军的拳手往后的拳酬按照级别可以升值5-15万一场不等,所以能进入两大拳场常规联赛对于泰拳手来说,是梦寐以求的事情。“笔者曾有一次从PRMUK拳馆和播求一行拳手坐拳馆的车去曼谷,一路上说笑了半天,大家各自睡去,播求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戴着帽子靠着座椅靠背睡着了,当车进入曼谷市区,并经过伦披尼拳场的时候,我正准备和坐在我前面的加拿大拳手克里夫特布朗(三次WMC82KG冠军)交谈,发觉他的眼睛一直盯着窗外,我才发现,所有拳手都醒来了,包括副驾驶上的播求,这时原PRMUK拳馆的WBC亚洲区48KG洲际冠军拳击手诺缓缓的说了一句“伦披尼拳场”车里所有拳手都一起望向了拳场的大门方向,而这时的播求也侧着身子目光直直的盯着拳场,我想,这是只有真正做过职业泰拳手的人才有的感情吧。”


伦披尼拳场大门
伦披尼拳场大门

商业活动比赛一般为单次或者单场的,单个组织的比赛,例如THAI FIGHT系列,Fairtex俱乐部比赛,这类比赛通常拳酬都会高于其他赛事,但是比赛并不是每月都有,通常是有企业或者财团出资举办或者承包某项冠军腰带赛事,奖金会很丰厚,当然对参与者的水平要求也要高些,通常是各级别冠军或者新秀黑马,相对与泰国拳手来说,外国拳手在泰国更容易有机会参加这样的比赛,因为泰国拳手之间相互熟悉打法,场面比较沉闷,而外国拳手往往很激情,动作精彩,所以一般有泰国拳手对阵外国拳手的商业赛,拳酬和奖金都比对阵泰国拳手的高,笔者曾经在泰国华欣(为国王行宫所在地,同为泰国旅游圣地)遇见过一个泰拳教练,曾经为多年前伦披尼冠军选手,当年参加一场对阵日本选手的比赛,他用转身肘的技法击倒了对手,那晚上他得到了25000泰铢即5000人民币左右的奖金,这在当时那个年代来说,已经是很多白领阶层一个多月的工资了,而在如今,不少企业也会承包联赛决赛一类的比赛已做宣传,单场的比赛也有放出10万泰铢奖金的比赛来吸引拳手,总之,泰拳手成名后,商业活动比赛是高拳酬的最好选择。

特殊比赛一般是由政府出面组织,对阵外国代表队或者一些业余锦标赛等,这类的比赛在泰国相对较少,拳酬也划分不一,一般是对于名次和成绩的比重较多,所以并不是拳手拳酬的主要来源。


泰国泰拳手生存报告
 

生存

众多的比赛,丰厚的拳酬,如果泰拳手们努力点,节约点,那么是不是能在泰国过上富足的生活呢?很多人都会这么想,但是实际上,拳手的拳酬并不是都归自己所有的,为什么呢?因为泰国传统的家长制拳馆运营制度决定了这一切,受国内早期宣传炒作的误导,很多人以为泰拳手都是从小饿得没饭吃了,才被卖到拳馆打拳为生,或者父母无法赡养送去拳馆,实际上,除了少数孤儿以外,大多数拳手的家庭条件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他们的父母虽然大都是农民,但是并不至于养不活自己的孩子,只是没有任何技能赖以生存,所以一般小男孩们自己愿意的话,都会被送去当地的拳馆训练,而农村不少孩子的父亲们以前都是拳手,所以自然也会选择让自己的孩子去打拳,因为这是唯一一条能走进城市,首都,甚至国外的道路,至少笔者接触的很多泰国底层人士是这样看的。还有一部分拳手的家庭条件可以支撑学费进入学校学习,这样的拳手一般会边打拳边读书,直至大学毕业,笔者在泰国就读的大学里就有一些学生以前是拳手,如今仍然继续读书,而家境良好的泰国家庭则几乎没有人做拳手的;小拳手们刚入馆的第一年一般是不会有机会参加比赛的,必须进行严格的训练满一年后,才会有参加比赛的资格,这个阶段拳馆一般是不收取任何费用的,免费提供吃住,拳裤和训练器材,而只有在拜师傅的时候,父母和乡亲们会送来一些食物和鲜花给师父,当小拳手们可以参加比赛以后,初期一场只有几百泰铢的拳酬拳馆是分文不取的,一些拳馆馆主还会负担小拳手们读小学的费用,但是当一名小拳手技术和身体成长到一定程度以后,拳馆则会开始和拳手或者其家长方商讨分成合约,因为那时候的拳手比赛拳酬已经达到一场数千泰铢的水平,如果离家近的拳手,会选择在有比赛的期间在拳馆进驻集训,而大部分则直接是吃住在拳馆,而拳馆会将这些费用在他原本比赛的拳酬中扣除,所以很多拳手得到的比赛收益其实只是原本拳酬的一半,所以合约的内容一般各不相同,有的愿意自己支付食宿训练费用,那么拳酬分成就要高些,五五分成的拳馆不常见,除了特别出名的拳手例如播求,雅桑克莱外,大部分都是四六分成,黑心的馆主会三七分成,部分拳手因为特殊的原因,欠债或者受到胁迫,不得不已二八分成的形式与拳馆方签约,而这些签约的费用也分有拳赛拳酬和商业活动,例如拍电影,节目,广告代言一类,这类的收入分成通常也与拳酬分成的比例一致,不过这样的机会一般只属于已经成名的拳手,普通的拳手是没有这样的机会的,他们只能拿到至多一半的拳酬,而比赛奖金或者已经有身价的拳手的出场费也仍然是与拳馆对半分,而这还不包含分给你的靶师还有赛前助手的成分,当然一般情况下这笔钱不会太多,所以知名拳手的收入一般能保持在拳酬的4成左右。


播求
笔者与播求(2012年)

泰拳比赛在泰国也是博彩业的一部分,而博彩业带来的收入和门票收入是非常丰厚的,但是拳手几乎不可能染指这一块的收入,泰国是禁赌非常严格的国家,扑克牌一类的赌具不能公开卖,也不允许在公众场合出现,如果需要娱乐,必须在室内并且关闭一切外界可能看得见的窗口,如果一旦被发现聚众赌博,那么面临的处罚将是非常严厉的,但是,拳场里面却可以公开赌博,曼谷的两大拳场还有专门的赌博区,赌徒们只须下最低注500泰铢约100人民币的赌注就可以进场观看,而外国人则需要1500泰铢--2000泰铢即400人民币以内不等的门票费用,才能观赏拳赛,而且许多泰国拳手之间的较量前三回合都可以投注,所以往往打得沉闷些,为什么在首都如此重要的地区有这样公开的赌博场所?因为两大拳场都隶属于泰国陆军部名下,是泰国军队的产业之一,而军方做为泰国一股强大的政治力量而言,公开经营博彩业无人管制可见一斑,泰拳界的建立,运作,收入,绝大部分都由泰国军方参与,任何大型赛事的举办都必须经过泰国军方的参与才能顺利开办,同时泰国法律规定,但凡年满18岁的男性公民都必须服兵役,如果不服兵役,就要在学生时期修完兵科,或者抽红黑签(红签必须服役,黑签免于服役)的形式决定是否服役,而在服役期间的拳手大都会参加军队内部的拳赛,或者直接代表军队的身份参加拳赛,如果战绩优异,则有可能会被继续留在军中服役,转生士官,而在泰国社会里面,军人是国家公职人员的代表之一,所以能继续在军队里转生士官也是很多拳手的选择,但是大部分选手宁愿放弃这样的机会也希望能退役,因为他们认为虽然在军队的身份可以让他们家里感到光荣,但是做拳手至少还有更多的赚钱机会,同样的情况在警察队伍里面也是。

所以,实际上泰拳手在泰国的社会低位整体来说一直属于比较底层的,一般家境殷实的家庭和城市里面的家庭都不会希望自己的子女去做泰拳手,泰拳手这个职业虽然承载着泰国国粹的重任,但是,与他所属于的社会群体来说,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地位,不过,凡是总是有例外的,当你从连电力都不能保证每天稳定供应的小山村走出来,成为一名泰拳手,你将面对的是每天至少6小时的艰苦训练,你的胫骨,肘,膝盖将忍受一次一次的碰撞直到适应,频繁的比赛会让你身心疲惫,重伤积累的时候你甚至不得不选择抓着绳子上厕所,因为你的腿已经痛到无法蹲下或者坐着,也许你排出的是淤血,你的鼻子会断裂,耳朵会变形,甚至你的脸颊肌肤再也不会平整,但是如果你是天才,并且够努力,那么你将会从狭窄的小镇走入广阔的城市,灯火辉煌的首都,甚至繁华炫丽的海外,并且在那些地方为自己家乡,甚至祖国而战,能完成这一切的本就是传奇,至今泰拳手创造最辉煌战绩当属80年代泰拳界的天王巨型穿心腿沙玛Samart Payakaroon 即刘德华电影《阿虎》里面被打死的查猜扮演着,曼谷在国际上出名的地方很多,不过有一样是很多人想不到的,就是堵车,曼谷的堵车从80年代开始就闻名世界,因为规划的混乱,许多车一旦进了曼谷至少都需要几个小时才能从其中出来,而当沙玛在曼谷进行世界泰拳理事会的金腰带角逐以及WBC洲际拳击冠军金腰带的时候,曼谷没有堵车,极少看见有车辆在跑,万人空巷的原因都因守在电视机前观看沙玛的比赛,这样情况的泰拳比赛仅有沙玛一人达成了,足以载入泰拳的史册中,所以,虽然艰苦异常,泰拳在当今的泰国社会仍然顽强的奋斗着。

拳手的生活以及娱乐

泰国是个物产丰富的国家,富水利,粮食,水果,政府领头经营的旅游产业为泰国带来了非常客观的收入,同样也带给了泰国人民以一种,微笑,乐观的态度面对世界各地游客,并因此影响着泰国人民的生活,所以可以说泰国是一个非常休闲的国家,而笔者对这个休闲还有个深刻理解,那就是慵懒,除了部分城市白领以外,许多泰国人很少考虑明天会发生什么这个问题,一切以快乐自然为主,只要有吃有喝,就可以开心的过下去,泰拳手可以说是这个国家最刻苦最累的职业,但是即使是这样,许多泰拳手仍然过得很自然。

拳馆的住宿的环境大都不好,许多拳手不得不10来人挤在一间宿舍里面,获得一定成绩后的选手可以住在4人宿舍或者单间,通常不会配备有电视,除非你是非常出名的拳手,而且有的拳馆还不具备这样的条件,通常是大家看同一台电视,一星期去一次市区买些日常用品,拳手们都并不富裕,很少能有去夜店或者KTV消遣的,而且对于身体状态的严格要求,也很少能饮酒,一般是在获得重大比赛胜利后会放几天假好好庆祝一番;音乐也许是拳手们最喜欢的项目之一了,泰国人能歌善舞是出了名的,而拥有良好身体节奏感的泰拳手们也非常能跳能唱,听听音乐,看看电视节目,就是一个普通泰拳手最大的娱乐生活了,但是在曼谷市区,或者一些著名旅游城市,例如芭提雅,清迈,普吉岛这些地方的拳馆,拳手们的诱惑就多,赚钱的机会也很多,娱乐生活也就会更多,夜场,美女们成为不少拳手的最爱,他们也因此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去赚钱,还有一部分拳手则沾染上了一项最坏的娱乐项目--赌博,从小镇上的斗鸡到城市里的各种赌博项目,都有拳手参与其中,这种凭借运气不用耗费体力就可以赚钱的项目对于一些拳手的诱惑是非常巨大的,当然还有拳赛,包括压自己身上的比赛,所以一些输了赌局的拳手会和拳馆签下二八分成甚至直接还债打拳的合约,所以任何拳馆对于拳手参与赌博的态度,并不如对于去嫖宿那样的厌恶,一些比较克制自己的拳手,往往会在佛教事物上或者宗教事物上比较下功夫,例如播求,笔者曾经看见播求休闲时间很喜欢研究佛牌,在当时PRMUK拳馆的村子附近是出了名的懂佛牌的人,而每到佛教节日庆典,只要有空,播求都会去到寺庙礼佛;而一些穆斯林拳手则有更为严格的作息时间和行为守则。简而言之,泰拳手的业余生活娱乐都较为相似,虽然单调重复,他们却非常享受。

泰拳手的退役与保障

“那些获得冠军金腰带的拳手是不是以后都很受人尊敬,生活都很好了?”笔者曾经这样问读书时候的泰国校友。

“泰国人很善忘的,冠军太多了,很多人当年红极一时,非常风光,退役一两年后,没落的很多,有去卖烧烤的,有的就直接没有消息了。”笔者得到了这样的回答。

其实做为一门职业,泰拳手与空姐,模特等一样,都有个年限,青春饭,成绩好的拳手十多年的辉煌期间,风光无限,收入可观,如今泰国一个普通白领的收入如果以曼谷地区来看,只要获得35000泰铢即7000人民币左右就可以算绝对的白领了,而不少著名拳手一场比赛的拳酬加上奖金就达到或者超越了这个水平,所以在拳手们看来,自己的收入达到这个程度是非常荣幸的事情,如果在获得成绩后不懂得积蓄财富,那么面临的就是退役就彻底失去收入来源,一些拳手在自己巅峰的岁月并不珍惜自己的劳动成果,因为在比赛频繁的泰国,优秀的拳手如果条件允许,每月都可以参加两场比赛,每场比赛收入都非常可观,巅峰时期的拳手打比赛并不会感觉有太多压力,所以总觉得轻轻松松的就把钱挣了,自己两个晚上就挣到了比所谓的白领们多一倍的工资,那样的自豪感很容易冲昏头脑,于是比赛结束后买摩托车,泡夜场,出手大方,因为总会有比赛打,总会有钱赚,所以很多拳手最后不是败给对手,而是自己的虚荣心;那么有没有节约的拳手呢?答案是部分拳手其实是很节约的,他们大都在自己成年后开始有些积蓄,然后做一些小生意,例如当年红极一时的M16,拳馆位于旅游圣地芭提雅的他,就在海边租有30张沙滩椅子,训练闲暇的时候就去海滩边出租沙滩椅子,买些可乐,为自己增加一份收入。

大多数拳手如果没有取得什么成绩,往往会早早退役,找一份简单的工作,例如夜场,商场保安,这样的工作虽然辛苦,但是好歹是衣食无忧的,再一个职业就是的士司机,曼谷是泰国唯一一个有大量的士的城市,而这里的的士司机大都来自泰国比较贫穷的东北部和北部地区,大都为中年男性,而当你问他们以前从事过什么职业的时候,80%的人都会说,我以前做过拳手...有的曾经打过数十场比赛,而有的打过十来场就没再打了,没有人记得他们,但是他们却是泰拳最忠实的拳迷,每当有乘客说要去看拳的时候,他们总会兴奋的比划,滔滔不绝的说着他们那个时代的战役,而的士司机这份职业在泰国总体来说还算是能赚足温饱,如果圆滑点的司机,能给各旅游景点,夜场拉客的司机,是能赚到不少钱的,对身体素质,性别,和不需要多少文化的要求,大量的拳手选择退役后从事的士司机这样的职业。

有的拳手家庭条件还算殷实,这样的拳手一般会半工半读,读完大学的体育或者其他专业后,选择考职业泰拳裁判,或者教书(小学)的行业,笔者曾经有个泰拳教练就从事着小学老师的行业,当年打过很多比赛的他,用积累下来的钱读完了专科,在一个小县城成为了一名小学老师,在他看来,这已经是以前难以想象的生活了,能做到这样的拳手往往是少数;那么有没有更好归宿的拳手呢?如果你曾经很辉煌,曾经成为所有报纸电视台关注的焦点,并且自己懂的克制,那么你退役后可以有机会成为著名拳馆的教练,而当你做教练有一定威望后,或许你还可能成为裁判,甚至拳赛解说员,那样的话你的生活也有了着落,并且可以拿到拳手比赛的提成,在泰拳界有一定的地位,继续从事自己原来的职业,这是最初所有泰拳手都梦想的事情,但是最终能达到的,凤毛麟角,为什么呢?因为拳手更新换代很快,而教练和靶师,却可以撑很多很多年,位置不多,所以一些没机会成为教练但又有积蓄的拳手,选择用自己的积蓄回家乡开小拳馆从头做起,有的则用积蓄去做生意,两种选择都有风险,能真正成功的,依然是极少数。


泰国泰拳手生存报告
笔者与《灌篮拳霸》主演之一

有的人会说,他们可以去拍电影啊,我们来看个例子,上世纪泰拳界的一号人物,穿心腿沙玛Samart Payakaroon 天生一付好长相,技术精湛,多场恶战脸上却从未挂彩,可以说是泰拳界的梅威瑟尔,退役后曾经出过个人唱片专辑,出演电影,可惜,销量惨淡,未能成功跨行,最后还是走回泰拳的老路子,如今仍为泰拳界重要人物之一,有的拳手为了从事演艺之路甚至还有投身AV界的例如Sirimongkol Singwangcha,而大部分转行参与电影电视剧的泰拳手,往往都在一两部电影之后彻底沦为龙套演员,直到淡出,电影《美丽拳》的扮演着 Asanee Suwan 原本就是清迈一家泰拳馆的职业泰拳手,在电影里面有非常精彩的演出,但是至此之后却沦为一些电视剧里面的龙套角色,由此可见这条道路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美丽拳王》剧照
《美丽拳王》剧照

Sirimongkol Singwangcha
投身AV界的Sirimongkol Singwangcha

有一部分聪明的拳手,在自己尚未在泰拳界出名的时候果断改行打拳击,并由此一发不可收拾,著名的有上世纪WBA115磅19次卫冕的世界拳击冠军Khaosai Galaxy 原本为泰拳手的他,在察觉到自己的拳击天赋后毅然改行打拳击,成功后身价不菲,为泰国拳击史上最好成绩保持着,类似的还有泰国历史上第一块奥运金牌的获得者,即1996年57KG男子拳击金牌的获得者Somluck Kamsing 他也是在半路出家的拳击手,拿下金牌的他成为了泰国的英雄,举国沸腾,甚至还受到了王室的接见,这在泰国拳手这个职业里面可以算是无上荣誉了,由此可见国内所谓的皇家拳手一说,根本纯属炒作,至今为止,除Somluck Kamsing一人以外,尚未有哪位拳手获此殊荣,觐见王室,而他也在退役后的日子里面加入了海军,成为了一名海军军官,成为泰国拳界的一个传奇。

泰拳一代传奇,穿心腿沙玛
泰拳一代传奇,穿心腿沙玛

对于知名泰拳手们来说,退役或者临退役还有一个选择,那就是“远嫁他乡”,广阔的海外市场对于泰拳名将们来说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但是,陌生的海外和极度恋家的泰国人来说,是一个很艰难的选择,一些并不知名的拳手勇敢的走了出来,在泰国,一个退役拳手靶师的工资除去拳手比赛提成仅仅是1万泰铢即2000人民币左右,而在海外发达地区好的靶师可以拿到数千美元的价格,在日本,一名有一定知名度的泰拳教练工资能达到20万泰铢即4万人民币一月,欧美国家的工资大都能让泰拳手过上小康的生活,但是有一点就是语言障碍,并不是每一个拳手都能克服这个困难,坚强的生活在异乡,笔者曾经也问过一些去海外特别是中国教拳的拳手,他们的感觉都是,虽然在海外能赚钱,但是始终非常想念泰国,泰国那种及时行乐的生活氛围,简单的社会关系让他们非常怀念,近几年很多拳手到中国发展,因为离泰国比较近,二是拳酬给得比较高,许多赛事一场就能给数千人民币的拳酬,这些拳酬是他们在泰国必须有一定名气才能拿到的,所以往往乐此不彼,打拳为了赚钱,所以并不在乎输赢,有的走走过场,轻松赚钱,完了剩余时间做做保镖,或者在泰拳馆里做教练,每月有固定几千人民币的收入,外加比赛,保镖,每个人都能赚很多钱回泰国。而更有甚者,许多拳手到了日本,由于日本尚武,女孩们对拳手的崇拜,一些泰拳手娶了日本女孩做妻子,定居日本,例如M16,而播求也在泰国综艺节目中透露曾经有过日本女朋友,同样,一些在中国的泰拳手也交到了中国女朋友,这在泰国人看来,是无比幸福的事情,因为皮肤白嫩,面容较好的中国或者日本女性,在泰国是非常受欢迎的,而拳手这一处于较为底层行业的职业,是很难有这样的机会找到这样的女朋友的。所以,“远嫁他乡”也不失为退役后的一种选择。

幸运的人大都相似,不幸的人有各自的不幸,泰拳手们也一样,那些退役后成功找到归宿的泰拳手是幸福的,那么不成功的那些呢?有的拳手比赛中断了腿,拳馆无法负担巨额的手术费,拳手只能下半生扶着拐杖生活,而有的拳手退役后迷失方向,为了能找回当年的荣誉,选择加入黑社会,充当打手,或者参与赌博,输掉比赛后无力还债,借了高利贷后继续去赌,最后被砍掉手指的事情也时有发生,他们沦为了泰国社会的最底层人士,无望的挣扎,看不到希望,这是真正的退役,人生的退役,失败的退役......

笔者曾经在中国职业泰拳手杨士嵩在伦披尼的第二场比赛的时候帮他担任现场翻译,比赛前他有些紧张,在等待比赛的时候,一位看上去60多岁的老人蹒跚的走过来,问我们是哪里人,我们说是中国人,老人笑着说了句“他很紧张啊,别担心,放松点”我们问您以前也是拳手吗?他笑着点点头,指了指自己的耳朵,褶皱深陷的饺子耳,微笑的看着我们...泰拳手,一份勇敢,无奈,辛酸却又充满机遇和荣耀的职业,孤立而又独特的存在在泰国乃至世界上(完)


泰拳一代传奇:穿心腿沙玛
笔者与杨士嵩在伦披尼
 

正式版已刊登在《功夫与搏击》杂志2012年9月刊,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如再刊登杂志社将追究责任! 

分享到: